真钱娱乐:母女上山玩遭不测续:凶手去自杀 遇到她们做垫背

作者:admin 来源:真钱娱乐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6年11月12日

  很多人对这起令人发指又令人叹息的案子可能还有印象。

  妻子25岁,刚刚辞掉在贵州老家的幼教工作,来到杭州萧山。女儿5岁,一起从老家来到杭州,分隔两地多年的一家三口,几个月前终于有了团聚的生活。

  今年5月30日,从贵州来萧山打工的小杨,将妻子和女儿在萧山新街街道安顿下来不过百来天,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,却在去北干山游玩的途中,惨遭杀害。(本报6月7日A14版详细报道《“我也想逃,可到处是警察,生不如死”》)

  这起北干山杀人案,从发生到今天,已有20多天。凶手落网的消息,本报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推送。然而,那一次,凶手一直没有交代,他到底为什么要对这对素不相识的母女下手,也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连一个5岁的女孩都不放过。

  昨天,我们拿到了这个凶手的自白,看完之后心里更堵了??他在那一天,处在愤怒和崩溃的边缘,原本上北干山是去自杀的,不想遇到了这对母女,让他有了迁怒的对象。

  他说:“要拉那个女的做垫背的,就是死也要让她先死。”

  凶手上北干山不是为杀人

  而是想要自杀

  5月30日晚,发动了亲戚老乡遍寻妻女不着的小杨报了警,萧山警方连夜组织搜山,至天亮时分,母女俩的遗体都被找到。

  警方在母女俩的身上,都发现了锐器伤,并且现场周围也发现了血迹、刀鞘。通过进一步鉴定和大数据分析,嫌疑人的身份也逐渐浮出水面??36岁的安徽籍男子高某。

  警方6天6夜的不间断围堵搜查,布下一张天罗地网。而热心于社区安防的群众力量“北干望望”们给这张大网打上了最后一个结。6月5日晚,警方在距离北干山1公里左右的铁路沿线草丛中,将高某抓获。“知道为什么抓你吗?”找到高某时,警方发问。高某直言不讳:“我杀人了。”

  高某究竟为什么动了杀人的心思?他与死者母女难道相识?为何他连5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?其实,在前期的侦查中,高某的行踪就让人颇为不解。就在案发5天前,高某还一直都在上海,直到5月26日,高某才离开上海,来到了杭州。

  5月30日那天,高某在早上7点多乘坐公交车,从杭州城区到了萧山。没错,高某是第一次到萧山来,北干山的案发现场附近,甚至还找到了他原本携带着的杭州地图。高某是来找工作的。高某说,自己原先在上海打工,后来找工作不成反而被骗了6000多块钱,于是就想换个地方,到杭州来找工作。

  事实上,警方后来也从多方得到了证实。高某来杭州想寻找一份修理工的工作,在杭州城区找了几天,也试着上过工,最终却无果,反而还受了点气,于是5天30日那天他便到来萧山。但一个上午去寻找了几家,高某依旧没有收获??身上的背包,也是高某从杭州城区一家求职的厂子里拿的,而行凶用的刀子,也是“拿来时就在包里的”,并非高某特意购买的。

  来萧山找工作再度碰壁,高某在行走中,顺势就上了北干山。上北干山干啥?高某说,他想自杀。

  第一次寻死不成

  骂骂咧咧的他遇上了母女俩

  5月30日,高某在这一天,一直处于绝望和愤怒的爆发边缘,高某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。后来,警方还在现场找到了高某遗落的钱包,钱包里只有150元钱。

  而更让高某忿恨的,找工作遭遇了一连串的不顺后,甚至连自杀,也很不顺。高某在北干山的一处观景台边,找到了一条大约2米长的电线,内中铜丝已被抽取只剩下塑料外皮。高某试着用这根电线自杀。但没成功,电线断掉了。在后来被警方抓获时,这次自杀在高某脖子上留下的勒痕依旧存在。

  连寻死都不成功,怒火在此时全方位包围了高某。高某从包里拿出随身带的床单,打算换一个地方再上吊,行走之间,高某不停咒骂,宣泄着心中的愤怒。

  而就在此时,高某与上山游玩的母女二人擦肩而过。高某说,也许是自己一路咒骂,让年轻的母亲觉得在骂她,便回了高某几句。

  高某后来承认,当时他并没有听懂对方说什么,只是感觉对方在骂他,这让他立即有了迁怒的对象。办案民警肖伟伟说:“他当时就说,要拉那个女的做垫背的,就是死也要让她先死。”

  杀害母女后再次自杀失败

  他躲进了废弃农田

  高某当即就动了手,和孩子妈妈扭打了起来。在这个过程中,高某想到了包里那把刀。他把刀拿了出来,然而这把小刀一掏出来,却让5岁的女孩遭到不测。

  据高某自己交代,其实他并没有想杀孩子,只不过掏出刀时,他右手持刀,刀尖正好朝下,和母亲的扭打,却让高某无意中戳到了孩子。但高某并没有因此停下来。一番扭打,两人此时都已偏离了山中道路,在无意戳死小女孩后,高某很快捅死了孩子妈妈,并为自己也选择了一种新的结束方式。他在自己手腕上,割出了一条七八厘米长的刀痕。

  高某的这次割腕自杀,依旧没有成功。失血让他昏迷倒地,从山上滑了下去,等他恢复知觉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

  两次自杀失败,反而带走了两条无辜的生命,身体虚弱精神恍惚的高某本能地知道自己犯下了“大事”,没敢走有亮光的地方,摸黑到了附近铁路边长满杂草的废弃农田里。

  接下来这几天,高某想过离开,但到处都能看到搜捕他的民警身影,高某只得又躲了回来。5天里,他在垃圾堆里寻找食物,因为手上刀伤实在太疼,他试图去药店买止痛药。

  这一去,就被认了出来。当警方找到高某时,他虚弱得说一个字就要喘口气。此时的他服下了农药,打算再度自杀。

  被抓获后,高某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。本报记者 蒋慎敏 本报通讯员 李志平

(编辑:岳西教育信息网)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